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出版业

  年初,曾有人预测2019年将非常难熬。如今,这个“难熬”的年份已经“熬”过了一半。

  2019年出版业半年考,成绩究竟如何?CIP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各出版单位共申报各类图书选题117210种,同比下降11.20%,与往年相比,减幅呈增大趋势。开卷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图书零售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0.82%;新书品种数为9.09万种,同比下降6.22%,进一步收缩。同时,新书对整体市场的贡献率在不断下降,无论是新书码洋贡献还是新书册数贡献,新书在整体图书零售市场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小。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新书品种数的进一步收缩表明,出版业离靠单品效益带动的质量型增长越来越近,但同质化出版、跟风出版、盗版等沉疴依旧需要时间“疗愈”;新兴内容公司的“抢资源”“抢人”大战依旧“硝烟不断”,出版业的人才难题将继续长期存在。

  5个月后,出版业将与全世界一起,进入2020年。我们可能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出版业又将面临什么?未来也许难以琢磨,但总有一些东西要传承下去,出版业也要继续在各种压力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今年出版业的“开门红”当属2019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评审结果公布,共9大类700多种图书项目进入公示名单。进入公示名单当然不是进了“保险柜”,能够顺利结项才是关键!

  多年来,为扶持出版业的发展,促成一批具有学术传播价值和文化传承价值,但不能通过市场行为自负盈亏的图书项目落地,国家出版基金、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等各种资助发挥了重要作用。

  梳理分析近几年获得资助的图书项目,我们能够发现,主题出版和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广受关注。3月,中宣部下发通知,就2019年主题出版工作做出要求,明确了五方面选题重点;6月,中宣部公布2019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选题90种,其中图书选题77种、音像电子出版物选题13种。主题出版工作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各出版集团和出版社也都对此投入了相当大的人力和物力。4月,浙江出版联合集团举办了首届主题出版学术研讨会,近200人为主题出版的未来发展献计献策。

  同时,反映当下生活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备受重视。6月,中宣部出版局组织实施的“优秀现实题材文学出版工程”入选图书公布,作家出版社(简称“作家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等9家出版社的共10种图书入选。

  上半年,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持续推进,出版业的第二轮转企改制大幕开启。7月,作家社有限公司揭牌仪式在京举行,这标志着作家社公司制改革正式完成,有着60多年历史的作家社将在新时代开启新的征程。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7月8日,作家出版社公司制改制座谈会暨作家出版社有限公司揭牌仪式在北京举行

  在转企改制的基础上,股份制改造和资本运作也提上日程。去年10月,浙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揭牌,将通过引进新华网、杭州文化广播电视集团等多个文化产业主体,优化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架构、有序高效完成股份制改造。前不久,中信出版集团转战A股,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这是出版企业资本运作沉寂一整年后的首次亮相。

  当然,上半年对出版业影响最大的还是中宣部印发的《图书出版单位社会效益评价考核试行办法》(简称“《办法》”),《办法》分6章28条,明确了出版业社会效益考核评价体系,进一步强调出版物必须坚持和发扬社会效益第一的原则不动摇。在国家管理机构改革基本完成的背景下,这一配套办法的出台,对整个行业来说,不啻于一场“及时雨”和“强化剂”。

  出版工作的意识形态属性决定了政策导向是红线,是每一个出版人都必须时刻紧绷的一根弦,但同时也是机遇。在相应的范围内,出版人可施展的空间非常大。以主题出版为例,除却具有极强资源优势的人民出版社外,各地方人民出版社发展路径各异,如浙江人民出版社,以服务地方中心工作为主,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发展模式。

  这年头,什么能火还线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将“版权保护”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上半年的“版权大戏”莫过于视觉中国事件和《锦绣未央》抄袭案的尘埃落定。谁都没想到一夜之间,几乎向所有自媒体大V发过律师函的视觉中国,会被“共青团中央”“百度”“联想”等政务新媒体和企业新媒体“围剿”。而《锦绣未央》抄袭案中,12位作家的胜诉似乎在维权之路上树起了一座里程碑。版权保护问题探讨了一遍又一遍,自加入《世界版权公约》和《伯尔尼公约》之后,国内的版权保护现状在一点点好转。道路可能是曲折的,但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作者:[法]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Frédéric Pierucci),

  上半年,被出版业热议最多的还是那些畅销书。“小猪佩奇”在猪年又火了,“流浪地球”带起了一拨“科幻热”,“华为事件”使得各大书店将《美国陷阱》摆在醒目位置,王芳靠3个抖音小视频将自己的新书卖出5000套,麦家的《人生海海》上市1个月狂发60万册。到底什么才能火?出版人心里有点蒙。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代表产品包括复旦大学网红女教授陈果的《好的孤独》《好的爱情》,以及常销多年的“鬼谷子”“羊皮卷”等产品。或许由于生活压力比较大,读者的阅读更趋向于功利性和治愈系,但一味地迎合,读者似乎也不怎么买账。比如前几年文艺范儿大行其道时,某出版社将鲁迅、胡适、沈从文的作品集改头换面,硬坳成“风弹琵琶,凋零了半城烟沙”等书名,备受读者诟病。想来无论是蹭到了社会热点,还是创造了读者需求,终究要内容为王、质量为先,读者精明得很,用心还是糊弄,总能一眼看穿。

  上半年,少儿出版依然是图书零售市场中码洋比重最大的细分类,连续多年的较高增速已将90%的出版社和数以千计的民营图书公司吸引进了这片“红海”。市场无序竞争形势严峻,少儿出版的高质量发展之路还任重道远。

  同样任重道远的还有“新华系”电商平台的建设,文轩网和博库网珠玉在前,但与当当、京东等老牌电商相比,还颇有差距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这几年,线上渠道探索实体空间,实体书店也向线上拓展,单一地在一种商业模式中游弋,总不如全面布局,多点开花。与此同时,在被拼多多占领的广大小型城市或乡村,实体书店的触角正在不断延伸。除了具有官方背景的农家书屋项目外,越来越多的乡村书店开业,如言几又乡宿胶囊书店等。这种渠道下沉或将对实体书店的持续负增长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中,比较有特点的是建投书局和时见鹿书店。这两个品牌均是外界资本进军书店界的典型代表,其背后的投资业和房地产业基因刷新了实体书店的“三观”。尤其是时见鹿书店,品牌旗下的第一家店开在武汉东湖畔,书店只是其复合业态中的一部分,会展、旅游、餐饮才是其商业逻辑的重要组成。当实体书店逐渐成为其他行业的线下流量入口,资本的力量到底会将它带向何方?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不久前,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2019年或可称为5G元年。5G到底是什么?其最直观的特点就是移动网络速度更快。腾讯原副总裁吴军说,5G就是用更少的能量传递更多的信息。

  ,体现在内容和用户两方面。从内容层面说,虽然5G会使得更多富媒体内容成为主流,从而降低内容生产的门槛,但海量的内容井喷恰恰是精品内容和头部内容得以凸显的契机。怎样把优质内容与先进技术有机融合,并努力契合用户的需求?考验出版人的时刻到了!从用户层面说,5G让出版业与读者的距离更近了,快速、精准地了解读者,对读者阅读大数据进行有效的分析、利用,从而定制化生产更多优质精准的内容资源,这或许是接下来出版人的工作日常。行业发展历程表明,技术总比内容变化快,但技术从来不是阻碍出版业发展的力量,相反推动了出版业的转型升级。5G将带领所有人走进一片充满希望的处女地,智能音箱、生活服务类机器人都将成为新的内容分发渠道。

  如人民出版社人民融媒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人民融媒”)推出的融媒书,首次在图书上运用三维码技术,无需佩戴VR眼镜即可实现裸眼3D,综合使用了文字、图片、绘画、音乐、动漫、游戏等元素,形成以一种基础媒体(主要是纸质媒体)为主,融合一种乃至N种其他媒体形式和技术形成的复合载体。再如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中国农业出版社等出版机构与百度知道展开的合作,利用人工智能将传统出版的内容通过问答形式呈现,增加图书曝光率的同时,探索流量变现。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通向“融合发展”的道路千千万,成立融媒出版公司也好,搭建知识服务平台也罢,最后都是依托于优质内容的“殊途同归”。不过很明显的一点是,当下出版业的融合发展虽生态初显,但还是面临很多问题:编辑思维未能跟上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组织架构调整与管理机制改革有待深化;传统出版培养体系难造复合型人才;深度融合的科技创新体系尚未成型。“出版+技术”解决方案仍在探索;单薄的产品形态与丰富的线下场景难匹配;平台资源整合有待创新升级;传统出版转型商业模式单一;版权形态复杂阻碍高效保护;出版融合基础理论体系处于空白。

  一些出版单位已经探索出了比较成功的商业模式,比如增值服务模式、IP开发模式、文旅融合、出版金融等模式,这些模式将继续完善规范,并得到推广和普及。此外,产业的跨界融合和新兴技术也会催生出新的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这年头,无跨界都不好意思说营销

  营销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产品和用户之间形成连接,而这种连接应该随着生活场景的转变进行端口迭代。从博客时代、微博时代到微信时代、短视频时代,营销载体的演变反映了用户获取信息方式的变化,也对图书营销工作不断提出新的要求。

  当下,出版社的新媒体营销工作必言“两微一抖”,但真正做得好的寥寥无几,有些甚至面临停更。

  其实,如果没有计划性地投入,只是抱着“人有我也要有”的心态在做,还不如停更呢。纵观上半年的图书营销,基本可以概括为两个关键词:

  。抖音这个日活3.2亿的平台能为产品营销带来什么,毋庸多言。当下如果还有谁没注意到这个平台,那可真不是一个合格的营销人。从带货口红达人到月入几万的店铺,各种成功的抖音营销案例吸引着无数组织跃跃欲试。传统的出版行业中,走在前沿的大众图书公司也一头扎进抖音、快手等视频营销大军。一夜之间,以“书单”“读书”“阅读”等为名的抖音号已不下几百个。然而这些抖音号到底运营得怎么样呢?掌阅读书实验室开通于4月,短短3个月已积累了近120万粉丝,总点赞数超过200万,其目标是年底聚集1000万粉丝,并探索流量变现。

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要做抖音,就要有网红。年轻人的个性化消费特征明显,更愿意相信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的推荐,而不是各种算法。这也是前几年自媒体大V短时间内聚集超高人气的原因。在短视频营销时代,人的作用将发挥得更加明显。一些出版机构和实体书店也窥见了这样的趋势,开始“造星行动”。

  出版业对于短视频营销和跨界营销的探索还在路上,但愿这种探索在追逐并顺应技术更新和时代变化的同时,永远来得及、赶得上。2019年已经过半,总有人做出了畅销书,也有人默默无闻、兢兢业业;总有人梦想着开书店,也有人坚守在方寸之间;总有人报考了编辑出版专业,决定了自己人生的走向,也有人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出版业,在未知里继续摸爬滚打。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17 01:18,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2019上半年出书业“事业总结”来了! 出版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