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出书业的2018

出版业

  2018年还没有结束,但是这一年中影响我们这个行业的一切,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在纸质书出版制作之外,影响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称为大环境。对于出版人来说,大环境比较简单:一是上层指导意见,二是经济大环境、三是渠道支持、四是竞争业态。

  所谓的上层指导意见,其实就是直管我们的管理层。作为内容生产行业,政府管控是避免不了而我们又必须遵守的。在2018年,上层指导意见直观体现在对出版规模的管控上。

  据说,在2018年的前9个月,上层一共放出10万个书号,相对2017年的20万个书号,规模直接削减了一半。尽管现在我们还是可以去申请书号,但是要多少给多少的情况已经很难见到了,我们接触到的一些出版社说,报十个最多能给一个或两个。所以应该说,书号管控执行起来是非常坚决的。

  对于书号管控的效果,短时间内应该还很难看到。因为衡量的标准和维度,肯定是因人而异的。但是仅仅从对出版商的角度来说,直观的效果有两个:

  前不久,刚刚有人委托我们打听书号的价格,所以信息应该是相对准确的。目前,单个书号的费用已经普遍涨到了2万-3万左右,有的老字号出版社甚至会开出几十万的价格。要知道这可还不含编辑费用和印刷费用。如果编辑再负责看稿,再印刷个2000-3000册,一本20万字的图书,选择在一家相对专业出版和出版的费用,可能快要8-10万了。就这个价格,出版社还尽可能的想挑一些市场品种。而对选择自费出版的作者来说,这个费用已经不低了,双方都需要仔细算算账。

  在过去,中小规模出版书商的盈利方式,主要是通过在少儿、教辅、公版书领域大量堆出版品种,在降低书号和编辑成本的基础上,用规模获得利润。简单的说,就是拿一个书号的成本是5000-1万,再找两个编辑攒一本市场跟风书。既不用付版税(一次性买断),编辑成本也低。然后用高定价低折扣的模式,在网络渠道上去冲击畅销书形成的市场。这样的品种,卖2000本可能就回本,多的就是净利润……。但是现在书号的价格涨了,可用的书号也少了,相当多的出版公司可能根本维持不住公司的运转。如果2019年还找不到转型的方法,那么一定会有相当多的出版商死在明年。

  从未来看,尽管书号的管控影响还没有体现出来,但是应该说是非常有效的一项改革措施。而对民营书商而言,要尽可能提前造作打算。比如,可以选择和出版社结成联盟。不再把过去简单的书号买卖作为主要业务模式,而是尝试与出版社建立长期的品牌业务合作模式,双方合理的分配工作,调动出版社和书商共同的可利用资源,在利润分配上与出版社绑起来,实现双赢。

  过去有人会说,经济环境不好,大家难道不会多看书么?一本书和咖啡、电影相比非常便宜。但是今天,这个观点已经过时了,今天可以免费获得的内容远比过去多。而且当前的书价上涨,让图书相对其他内容消费产品的价格优势并不大。

  经济大环境的恶劣,除了在消费上遏制大众的消费欲望外,更直观的体现在生产环节的成本上升。比如,贸易战可能会影响进口纸张的成本,印厂搬迁及郊区房屋改造会加大图书的物流成本和仓储成本。如果这些都让管理者觉得还能接受,一线城市的房租涨价,而出版行业编辑们的薪水支撑得住么?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经济环境不好所产生的影响。而且,更为要命的是,出版是一个长周期生产行业,即使一个产品可以正常产生现金流,那也通常需要6-9个月的时间。

  对于这类问题,几乎不存在什么有效的解决问题方式。因此这个大环境影响的几乎是所有经济体。作为出版人,只能是想办法提高单本图书的相对利润率或者绝对利润值。但这种成本管控,对出版人来说,衡量选题价值与生产成本孰高孰低,可能又是一个难题。

  在销售渠道这个问题上,2018年我们都知道有很多书店开业。比如在政府政策的支持、资本的支持下,以西西弗、言几又、单向空间、中信书店为代表的实体书店纷纷进驻商场、写字楼。这种书店扩张速度,让很多人认为是出版业复苏的前兆,因为一般来说,渠道越多,产品获得展现的可能越多,销售的可能越大。

  但是事实上,至少在目前看来,实体书店的这些变化,并不意味着图书销售渠道的有效拓宽,也不大可能会对图书的销售进行大幅拉动,这一点,我们可以在2019年年初开卷的监控数据去验证。

  在今天,即使是图书定价上升,政府以及商超提供给书店大量的补助和优惠政策。大多数实体书店的现状,依然保持着一种不增长的状态。而且这些不增长的销售额里,相当一部分都是非图书产品和食品在做销售贡献。

  在2018年,我们的纸质书销售渠道依然还是维持着网站打折增长+地面店线下展示体验的模式。前两年的社群营销与公众号分销,在2018年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今年也有无人书店,有图书外卖这样新的销售模式出现,但是,得到市场验证的并获得资本大量支持的,只有以“多抓鱼”为代表的二手书交易模式。图书销售增量的增长点究竟是什么,长什么样,我们在2018年可能很难获得答案。

  打败唱片行业的,不是唱片行业的企业们做错了什么,而是数字音乐从一种新的角度消灭了它。同理,中信、磨铁、新经典、博集、未读,它们可能会是选题竞价的竞争者,但是无论谁出书,最后的结果不外是产品销量的高低而已。对出版行业没有什么影响。

  我们这里所说的降维打击,可能会来自知识付费。因为以得到、喜马拉雅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他们所提供的产品,与出版社一样,都是为受众提供内容服务。

  这个相差的维度在哪里呢?出版人眼里,所有的内容都只能是以书的形式出现,以有限的渠道去进行分发。而这些企业,则是以互联网为传播基础,所有可以出现的形式都可以出现。比如说,在喜马拉雅上,《延禧攻略》女主一条读散文的声音,可以在几天内获得几十万的收听。而这个广告费用又可以通过广告商来买单,而且现在的阶段暂时只是以音频形式出现。如果在未来的2-3年,当5G网络开通后,1G的视频费用只需要几毛钱,会不会有更多的内容产品以视频的形式出现?

  2018年,尽管音频知识付费似乎陷入了一个瓶颈发展期,但是我们并不能忽视其背后对于现有内容变现产业链的冲击。比如说,前不久得到开始做得到大学的招生。你在招生简章里看不到一项和图书相关的内容。但是,如果它发展的很顺利,占纸质书中很大一块份额、而且销售稳定的职场学习书,还能维持多久的长销?

  说完了出版的大环境,我们还有必要看看自身的表现。简单的说,2018年,整个行业在内容制作上的创新都缺乏亮点。而没有了创新与突破,内容行业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行业。

  虽然说,做内容的,不一定本本都是爆款,但是不知道你是否和我们有同样的感觉:在2018年上市的新书里,畅销书似乎好像没几本。

  我们随机对比了京东、当当综合前100名的图书。在当当近30天销售排行总榜里,前100名图书,儿童书接近40%,公版书接近20%,首版图书上市时间在2018年之前的图书又是接近40%。新书几乎只有不到10%的空间。当然,有人会说,当当的销售综合榜里,近三个月新书只在新书排行榜里,不在当当销售总榜。

  好,我们再来对比京东的近30天销售排行总榜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京东近30天销售前100名的图书构成里,其实与当当的排行榜确实有差异,只不过是儿童类的图书占比相对低一点,其他商业类、职场类的旧版书占比更高一点。

  那么,剔除独家渠道的图书,有两家网站都算的上畅销书的品种吗?有。时间线拉远一点,有张嘉佳的《云边有个小卖部》、大冰的《你坏》、龙应台的《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时间线拉近一点,有尤瓦尔的《今日简史》、郭德纲的《郭论》等等。多吗?就算我们遗漏了很多品种,我们也不谈销售,满打满算,在今年已经制作的10万个新书品种里,在2018年首次出版累计印刷超过10万册的市场书,超过100种么?可能线、创新不足的第二点,在图书内容及书名的策划上。

  前不久,上海译文和机械工业出版社两家因为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一名的重复使用在网上吵吵。这里谁对谁错姑且不论。但是即使机械工业版的书翻译是不合适的,但是人家是今年8月上市。译文社的书是在9月上市。难道译文社的编辑在图书上市之前不做调研?发行在和书店沟通的时候不知道有同名书?如果都知道了,难道书名的策划就一定只能是完全相同才行的么?

  同样的例子在职场类图书中有更多。比如你用“极简”这个词进行搜索,单单是在职场励志里,有两本《极简主义》,两本《极简》,还有两本《极简思维》。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诸如《当状态低迷时,如何调整自己》、《活着,就要热气腾腾》、《你的自律,给你自由》等等一堆鸡汤书。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跟热点,迎合市场的需求——毕竟在排行榜上,这些书还是排的上号的。可是扪心自问,这些书能在市场上活多久你不是不清楚,这碗简单模仿的饭,你又能吃多久?

  2018年,没几个月就要结束了。出版行业在各大院校开始了招新的工作。但是

  其实跳槽有很多种,比如说,有的从中信、磨铁、理想国这样市场一线出版品牌跳去了得到、知乎以及喜马拉雅。有的从二线出版品牌跳到了上面一线出版品牌。也有的从这个一线出版品牌跳到了另外一个一线出版品牌。还有的,在自己原来的出版社换岗……

  但是,就这一年的结果来看,折腾的都是不甘心本来工作就这样的,但是,折腾完的,又没有多少革命成功的。

  出版的圈子不大,对于跳槽的编辑来说,不过是今天帮这家出版社做做书,明天帮那家出版社做做书。有的编辑,跟对了领导,拿到了好选题,碰到了好作者,可能这一两年春风得意。也有的编辑,仅仅是换了一个和之前不同的环境。

  跳出纸质书这个圈的,在深刻感受了一把什么是互联网企业的做事文化后,要么回归纸质书出版,要么开始努力在知识付费的道路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也许,对于选择换一个环境的编辑来说,更多的是需要去验证自己能力,是否真的可以获得更好的回报。还是,之前所有所取得的成绩,只不过是借助出版社平台的一种偶然。

  2018年,还没有结束。但是我们希望大家能早一点认清自我,认识市场,早一点走上新的道路。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01 15:17,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出书业的2018 出版业